声音

首页--声音--王鲁湘:超越——更为深刻的“凤凰涅槃”


王鲁湘:超越——更为深刻的“凤凰涅槃”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2-02-10

 

在“弘扬新唐山人文精神座谈会”上的发言

谢谢王石副主席。在今天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时刻,我来到唐山这个地方,来谈谈新唐山人文精神感到非常自豪。实际上一星期前,在刘长乐的带领下,我们凤凰人已经集体来过唐山,进行了一次凤凰涅槃的学习之旅。对于唐山这些年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一些深刻的观察。我们在唐山观摩了冯小刚导演的《唐山大地震》又受到了一次心灵的洗礼。

我的发言讲三个意义。

第一个意义,就是23秒的意义。在《唐山大地震》的宣传词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23秒、32年。这个片子是两年以前筹划的,所以他的时间定在前年。到今天应该是34年:23秒、34年。那么,这23秒到底有什么意义,对于唐山人也好,对于我们中华民族也好,甚至对于人类也好,这23秒有什么意义?

我们知道在古印度时,印度教里头,有两个著名的大神,一个叫做梵天,他是世界的创造者;一个叫做逝波,他是世界的毁灭者;但是创造者和毁灭者是同时存在的。逝波一旦跳起舞蹈,世界顷刻间毁灭;但梵天又会不遗余力地去重造这个世界。34年前的23秒时间,我们可以说唐山经历了一次“逝波”之舞,在顷刻之间,毁灭了。但是梵天用34年又再造了一个新唐山。23秒带给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就是毁灭、废墟、死亡和伤残,上万个家庭绝户,生离死别,无尽的惊悚、恐怖,慢慢长夜中心灵深处的创伤……这是23秒带给我们的东西。看了《唐山大地震》以后,我觉得这个电影用一个家庭的故事和唐山以及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一个宏观的背景,让我们重新认识这23秒意味着什么。这23秒让我们重新认识到家园、家庭、亲人、生命、健全、幸存、死亡、伤残——这些平时我们可能轻描淡写脱口而出的字眼。自从有了34年前那个夜晚的23秒,这些字眼就同24万条生命,上百万个死亡生存者,上万个绝户的家庭,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同一座被夷为平地的城市,那一片望不到边的废墟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这些字眼,由于有了唐山的那23秒变得充满了质感,一种沉甸甸的质感,压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灵。23秒在我看来,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还有一个特殊的意义,就是唐山用23秒在瞬间,完成了一次历史的超越。我们大家知道,唐山大地震发生在1976年7月28日,没过多少天,毛泽东去世了,再没过多少天粉碎四人帮,文革实际上结束了。我们想想,在那23秒后爆发出来的那样一种大爱无疆、博爱感恩的精神,与当时文革时代精神其实是不相符合的。我们看了钱刚当时的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里头描写了很多实例。钱刚跟我说,他调查到的还有很多比这更感人的实例,由于限于当时的意识形态背景,没有写进去了。这个超越实际上就是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导思想的一次历史性的跨越。

在那次23秒的大地震之后,我们唐山人所表现出来的这样一种精神,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具有了新唐山人文精神的前面四个字:“博爱、感恩”。如果把它放到已经有十年文革历史的1976年,这23秒对中国人民来说,意义非凡,它是一次人性的唤醒和苏醒,是博爱、感恩这些闪现人性光辉的朴实价值在瞬间的回归。而且它们最终成为新唐山得以在废墟上重生的精神基石。我非常感谢唐山现在的领导和人民能够把“感恩、博爱”作为新唐山人文精神最前面两块基石。

第二个意义,就是活着的意义。那一天,我们在市领导的陪同之下,来到唐山大地震遇难者纪念墙献花。看着这一巨大黑色花岗岩上一排一排望不到头的死亡者名单,我脑子里出现了什么形象?出现的是敦煌、云岗、龙门石窟的形象。我们知道在这些石窟里,有所谓的千佛柱、万佛龛,就是在这个佛龛里雕这么小的佛像,雕到上万个的;一个柱子四个面,会雕这么小的菩萨上千个。我觉得那些名字,都化作了一尊尊菩萨,化作了一尊尊佛。记得5.12汶川地震时,我曾经请教过一位香港高僧。我说,那些在地震灾难中死去的人到底是什么因果?那位高僧听到我的问话,突然肃然回答:他们都是菩萨。

他们以生命的瞬间消亡和这种生命的无常,向我们献菩萨像,让慈悲心从我们早已麻木不仁的身体里重新升起。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汶川地震由于有了现代传媒,在整个救灾过程中,全体中国人民几乎天天以泪洗面、以泪洗心。那几十天,给所有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经历的一次精神洗礼。这些精神洗礼就是罹难者献给我们的菩萨像。同样的,唐山大地震24万罹难者,其实都已经成了菩萨。每年的7月28日大地震纪念日,亲人也好,朋友也好,生者也好,要超度他们的亡魂。其实,当我们站到这座纪念墙之前,我非常清醒地知道,是这些亡魂时时刻刻在超度我们。#p#分页标题#e#

在唐山截瘫康复中心,我们采访了几位唐山大地震中截瘫康复的市民。有一位大姐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在超度我。这位大姐是34年前那一天下午,大学毕业分配来到唐山报到的,是来唐山工作的。结果,那天晚上她就被砸到了房子里面,花季少女,双腿截瘫……她马上就陷入了无尽的绝望。经过这么多年,她挺过来了。那一天,她跟我们讲了很多,但有一句话,我记得非常的牢。她告诉我们,后来跟同样在唐山大地震中伤残的男士组成了家庭,然后住进了唐山市给他们提供的康复村。康复村里的房子是无障碍的,所以他们可以自己摇着轮椅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这位大姐说了一句话:结婚,住进了康复村,在这个无障碍的房子里,我现在可以坐着轮椅,给我的爱人做饭、洗衣服了。听到这句话,我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没有豪言壮语,这句话却告诉我们:什么叫活着。活着就这么简单,可以给自己心爱的人做一些看上去非常平常的、举手之劳的事情;但是对死去的人,对于在地震中截瘫残疾的人连这一最最普通的心愿,往往无法做到。而我们活着的人,我们健康的人可能在平时对这些事情会麻木。活着的感觉,活着的幸福,往往就是这么简单、平常,但就是这么深刻。

第三个意义,是“义”的意义。唐山精神中有“博爱”两个字、“感恩”两个字。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字,就是“义”,“仁义礼智信”的“义”。“义”字我们知道,在中华民族中是一个核心价值。儒家提倡“仁义礼智信”,“义”摆在第二位,但在中国民间“义”摆在第一位。整个《三国演义》,一部小说就是一个核心词“义”字。在我们香港,大家知道,一提起“唐山大哥”,就是“义”。唐山有13位义士,就是我们今天的“唐山大哥”。在中国的文化中,不太讲“爱”这个字,虽然也用。为什么呢?因为“爱”更多地可能出于本能,可是“义”不仅仅是本能,“义”包含着深层的责任、担当和对本能的超越,对血缘的超越。我们唐山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李大钊先生著名的诗句:“铁肩担道义”,是唐山的精神,是义搏云天。感恩不仅仅是是爱,感恩就是“义”。

我们知道“凤凰”是中国文明的一个创造,世界上本来是没有“凤凰”的。“凤凰”最早的原型是5000多年前红山文化中的一个鹰,它是草原上的空中霸主。红山文化在向外迁徙的过程中,沿着欧亚大草原往西走的过程,一直保留了草原霸主的本色。所以,我们看到其所经历过的地区和国家,他们的国徽和族徽上都会有这样一只鹰的形象,包括俄罗斯的双头鹰。但是,洪山文化南下进入了中原后,却消除了鹰猛禽的原始形象,而变成了一只美丽、和平、吉祥的凤凰——这就是中华文化在发展演进过程中,和西方走的不同的道路。说起凤凰,我们想起了一个外来词叫phoenix,这个词其实来自地中海沿岸。在某种意义上,这一只鸟,我们后来把它翻译成了凤凰,有它的根据和来源,但是也有不同的地方。我们的凤凰没有集香木自焚,浴火重生这样的经历,我们的凤凰本来就是永生的,不朽的。古罗马在历史上多次毁灭,也多次重生,所以罗马人把这种鸟作为自己城市的吉祥鸟和象征,罗马在某种意义上是世界上第一座凤凰城。到了五四时期,郭沫若先生写了长诗《凤凰涅槃》,把来自地中海的鸟和来自南亚印度佛教的“涅槃”这两个概念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中华民族在近现代史上的一种新的精神:就是每当中华民族遭遇到了外来侵略,我们民族就像这只不死的凤凰,集香木自焚。我们有自我批判和反省的精神,绝绝地告别自己的过去;然后我们取得一个民族和国家的重生——这其实就是近现代的五四精神。这个精神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整个中华民族100年以来,浴血奋斗的一种精神动力和新的民族精神。唐山就是中国的一座凤凰城。很有意思的就是,如此巧合,它这里真有一座凤凰山,过去也叫做凤凰城。唐山的“凤凰涅槃”,我们都知道,大地震时,是一次涅槃;然而更深刻的涅槃发生在最近几年。

唐山过去是中国近代工业的一个起点。但是,长期以来,由于没有解决港口问题,所以它实际上仍然是一个内陆型的资源城市。在整个环渤海地区和中国版图上处在边角上,它是一个被边缘化的城市。这些年,唐山人在曹妃甸用“精卫填海”的精神,在海上深槽的地方造出了亚洲最大的一个海港。这样的基本建设使唐山有了一个“凤凰涅槃”的物质基础。这也使唐山由边缘内陆型城市一跃成为环渤海经济区乃至东北亚地区的几何中心和中国新的经济引擎;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继珠三角、长三角之后的第三级。这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凤凰涅槃”。再加上科学发展观的指导,唐山成为中国科学发展的示范区,改变了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和社会模式的发展——这是一次更为深刻的“凤凰涅槃”。谢谢大家!

(根据记录整理摘编,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