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首页--声音--凌峰:回到传统找真遂——传统节日在台湾


凌峰:回到传统找真遂——传统节日在台湾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2-02-10

 

刚才葛剑雄教授讲了很多,给了我很多感悟。在台湾发展的历程中,我们有很多经验,所以今天面对重新倡导传统文化,我觉得有很多值得我们参考的东西。

1970年,我第一次漂泊海外。过年的时候,一天要唱十场堂会,特别疲惫,但谁都不愿意放弃这样赚钱的机会。但是,每年我都记得,年三十晚上11点多的时候,坐出租车到海运大厦给家里打长途电话。要等到12点50分时开始拨电话,拨早了我听不到,12点正是我们北方人过除夕时放的鞭炮声。等到50分第一通电话拨到我爸爸的单位,然后总机再转到我们那个村,然后我们那个村再跑很远叫我爸爸、妈妈、姐姐、妹妹轮流排着队和我通电话。我永远记得讲到最后,我要拼命压抑自己痛哭流泪的感觉。一年最重要的节日就是春节除夕,当家人吃饺子祭祖的时候,我要独自孤苦伶仃的在香港电报局里面静静的等着,打完电话以后再悄悄的回到宿舍。

回到台湾,尤其是我有了孩子柔柔以后,我带她回去过了第一个春节。傍晚,天快要天黑的时候,我带着柔柔、大儿子,一起去祭财神爷。我告诉他们:一个人先要学会如何和老天爷相处,接下来要学会如何感恩土地,和土地相处,再接下来就是要学会如何与人相处,首先是和自己,然后是家人、亲戚,接下来是朋友。天、地、人,就是爸爸妈妈口耳相传的传统文化,教你怎么祭天、祭地、做人。大传统反馈在民间社会,这相互之间的因果关系成就了数千年来我们的气节,它酝酿着很多生辰的时机,有着很多生存的道理。

过年的时候,我一定会带着女儿到祠堂,告诉她是来谢谢先人们的;接下来,会对先人们说:我今天是带你们回家过年的。然后点一柱香、放一挂鞭炮,开车回家。一柱香点到家不能熄灭掉,这就是香火永续,香火传承。到家以后,香案等已经布置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把香火插起来,其他人到家一定是先给他们磕头。直到中午12点,第一碗饺子一定是献给我们的先人,然后走到路旁遥望家乡。在我们那儿,人过世的时候都要说:你们回家吧,往西南走是老家。

另外一个就是祭。1949年和爸爸一起漂泊到台湾的好兄弟们,通常是一个人来的,所以每一年过年的时候,那一碗饺子也是献给这些老人的,甚至于献给旁边那些无依无靠的人们——让他们得灵魂得到安宁。我们永远不忘记,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带,每一年中元节的时候,每一个寺庙里都摆着一些车子,车子里是一些无人管的尸体,尸体被送到寺里,会有人来管他们。端午要喝雄黄酒,祭屈原。其实这里面都蕴含着屈原的精神,还有一种家国情怀。

最后我念一封信: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河的流水细细长流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里,中国人在天涯海角都会听到黄河的声音。王石说这是一种乡愁,地域乡愁,文化乡愁,历史乡愁。关于清明扫墓是文化乡愁,也是历史乡愁。当历史跨过了60年代的门槛,那一年,我终于明白。话说1974年,本人三年高中三年初中念了六年,虽然学历不见长进,但常识略有进展。那一年,依稀还记得妈妈的叮咛:要饮水思源,要孝道,要不忘本。扫墓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百善孝为先。清明节现在属于国家法定假日,有个严肃的称谓“民俗扫墓节”。

……

年复一年不忘本,催人泪下的莫名感动,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乡愁,家族情怀的流离颠沛。

最后我总结一下,美国的汉学家大师说过一句话。他说,中国有独一无二的历史,它必然要寻找独一无二的未来。他说,中国文化如果全盘西化,将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灾难。中国的文化是政治问题,也是经济问题,更是文化问题。

谢谢大家!

 

凌峰:台湾著名电视制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