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王石文论--王石:最可珍贵的情怀


王石:最可珍贵的情怀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1-09-08
 

在万绍芬《秋水张天》首发式上的致辞 

 我很高兴参加万绍芬同志新作《秋水长天》的首发式。读着这本散文集,心里不禁生出这样一份感慨,这样一个疑问:我与万绍芬同志接触并不多,但每次一起出席活动,每次听她讲话,总会感到她身上有一种我们这一代人,或者比我们更年轻的一代人身上所没有的气质,或者说是感染力!是这本书让我获得一些感悟。万部长这一代人,可以说是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比如耀邦同志、习仲勋同志、万里同志等,他们更多传承着那些经历过战争、艰苦岁月、充满理想的类似职业革命家的精神。今天在座的万海峰上将、王定烈将军也都是战争中走过来的。概括而言,他们这一代人对待党、对待人民、对待国家、对待我们的事业,不仅是思想的、负责任的,而且是情感的和全身心的投入。我们今天所谓的敬业,在他们就是热爱——我想这是不同的。再具体说,我们今天的领导干部、公务员,可能讲得更多的是理性,是认识,是政策,是规定,是守则,应当这样,不应当那样……例如公务员对于纳税人应当谦卑,这是一种理性,也是一种素质,当然十分重要。但对于万部长这代人,上述问题就不是这样的,不是公务员应当怎样对待纳税人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员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领导干部要热爱群众,当官的心里要装着百姓——显然这不仅是一种理性,它已经升华为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成为思想化情感,或叫做情感化思想。这是更高的境界,是一种情怀。我这样是否讲得通?我认为,这是根据是毛主席在延安讲话里曾经说过的“思想认识”与“情感接受”的不同。毛主席说,不少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认为工农兵比自己伟大,但在感情上自己还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的王国,还是觉得工农兵脚上有牛粪,不如自己干净。这就是说,思想还有待于提升为感情。

为什么说这些?我是想说,这样一种气质,这样一种对于周围世界发自内心的情感,正是文学创作的内在依据。万部长能够写出这样有情有义的散文,主要不是所谓有文学才华之类。我认为,首先是因为她是一个对国家、民族,对党和人民充满深爱的人,是一个满腔热情拥抱生活的人。这是她最可贵的地方,也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作为协办单位代表,我还想在这里读一段文促会主席高占祥同志发来的短信。他因病住院,委托我向万部长表示祝贺。他说:“万绍芬同志是我熟悉和敬佩的老领导。她在担任省委书记、统战部长期间一向关切文化发展;不但关心文化与旅游、文化与产业这些重要领域,而且关心贫困地区、革命老区的文化教育事业。在她的散文集出版之际,我谨表示衷心的祝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