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王石文论--王石:实现中国节庆的飞跃


王石:实现中国节庆的飞跃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1-08-20
 

各位领导,与会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在会议准备的时候想到了一个题目《实现中国节庆的飞跃》,想到这个题目时有一个感觉,觉得中国的节庆到现在应该好好的回顾一下,甚至要反思一下,应该面临一个新的局面出现。回顾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节庆是一个兴奋的事情,但同时也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因为它的规模非常大。我记得去年在青岛的时候,第一届节庆文化奖有6642个节庆,今年来的时候我又问杨川同志有多少个?她说她的印象是超过一万个。 我们用一年365天除一下的话,就会发现我们一天要有多少个节在过?所以这是一个极大的空间,在时间上恐怕一年365天没有一天是闲下来的。

既然要讲《实现中国节庆飞跃》这个题目时,从何谈起,所以我想了一个我自己的想法,从节庆的观念说起,什么是观念?观念就是看法,所谓节庆观念我想就是我们怎么样看待节庆这件事情,或者这个社会现象。什么是节庆,或者节庆是什么,这件事情我觉得应该回过头来从基本面、基本概念、基本观念去想一想。

节庆所卷进去的人群从政府到企业到社会团体到普通的民众,所以它是一个巨大的时空,我认为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它是伴随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出现的,不说30年,最少也有20年了,所以这个事情确实需要去想一想,需要去总结一下。何况我记得2007年的时候,温家宝总理在讲到节庆的时候,好像是谈到了节庆负面的东西,当时蛮严肃的,后来虽然没有发正式的文件,但是对节庆的批评是非常明显的。这也告诉我们,节庆到了需要梳理一下的时候。

我记得每次有文化讨论的时候,总是有一些专家在说现在根据不完全统计,关于文化的概念多少种,好象是200多种。它涉及到文化的价值观,思维方式等等。可是究竟什么是文化?我们这个社会有没有一个比较接近的一个概念?我认为没有。我上周去参加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余秋雨先生关于文化,谈了一个我认为是最简单的概念。他说:我认为文化是精神价值和社会方式的共同体。那么这个概括能不能概括文化?我认为不能,我觉得起码缺少了一个层面,我叫做知识体系。老百姓说,某某有文化,往往不是说他有品德,或者品德高尚,君子风度,也不是说他什么生活方式。老百姓说张三有文化,常常是说张三有知识。人类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迄今为止所发现、所掌握的知识如果成为一个体系的话,不做为文化的一部分,我觉得是说不过去的。我举这个例子是说,“文化”这么一个经常用到的概念,我们都缺少一个多数人公认的概念,节庆也是一样。究竟什么是节庆,我想很多专家是有概括的,但是这个概括能不能成为多数人一个共识,是另外一回事。

为什么我说节庆的飞跃要从找到一个正确和科学的捷径观念开始,就是我觉得包括改革开放在内的都是从基本观念走起的。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就会想到,中国改革开放就是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开始的,以及到后来小平同志说“姓社姓资暂时不要争论”的问题,“摸着石头过河”的问题,“黑猫白猫”的问题,解决了若干观念性的问题改革才成为可能,尤其是解决了阶级斗争的问题,改革才成为可能的。

节庆也是一样,我们对目前节庆看法上存在一些模糊,因此我觉得我们需要对节庆的观念做一个简要的说明。节庆究竟是谁的意愿?谁的事情?政府意愿,还是百姓意愿?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中国的传统节庆的话,我们会发现节日本身是没有主办单位的,也找不到策划人。春节的首席专家是谁,我想没有,也不知道是哪儿主办的?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节日是一个民众的约定俗成,它更多体现一个族群、一个地区的人的共同情感、共同的意愿。

现在来看,现代节庆都代表很强的功利性和目的性,或者是政治的:“七一”纪念党的生日,“八一”纪念建军节;或者一个经济类的节日,比如说旅游节、服装节等等。很多人认为,这和传统节庆形成一个很大的差别。中国汉字里面说“人”字加一个“为”就是“伪”,就不真实了,什么叫“伪”也可以理解为过于人为的就显得不真实了,这些人为的因素对于节庆来说是不是会显得太矫情,太勉强?我觉得这是值得考虑的。可是我们也发现在这些节庆的中间虽然有很强的功利性和目的性,可是由于找到一个适宜的背景,有一个适宜的名称和价值,甚至有一个很适宜的方式使这个节庆同样能被百姓接受,被社会接受。

如说宁海的“开游节”,宁海和开游有关系吗?他们找到了一种关系,就是中国著名的旅行家徐霞客写过一个徐霞客游记,这个游记里面所记载的他开始出游的那一天,就是开游节那天5月19日,这一天有历史记载的。从哪里始走?有记载是宁海。 找到了这样一个背景,就和徐霞客的这种出游的行为结合起来,现在在宁海这个节日有几十万人参加。

第二个我提到文化和产业化的问题。刚才文化产业司的同志谈到关于文化产业的问题,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自己也想过,怎么样表述。节日是文化产业吗?刚才有朋友提到,文化产业会展的一部分是节日,但是反过来节日的一部分是会展,到底谁是谁的一部分?节庆是文化产业的一部分,还是文化产业是节庆的一部分,我觉得这值得讨论。可是它离不开产业这是肯定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关于非物质遗产的论述里面有一个词语叫做“文化空间”,他们把节日和特大社会事件看成是文化空间,这个说法是否妥当,我觉得也值得研究。如果说我们把它定位为节日,它的本质还是文化空间,但是,它和经济、政治、社会等等是不可分割的。 
       我们说节日的核心价值,每一个节日有一个特殊的核心价值,就像云部长说,昭君文化节象征着一个核心价值就是民族团结。每个节日有一个核心价值,这个价值是文化的还是经济的,可能还是文化的。淮南豆腐节,它的核心价值是经济的,还是文化的?我想还是文化的。如果不这样看的话,淮南豆腐节岂不就成为一个豆腐市场了吗?那叫豆腐超市就行了吗,为什么叫豆腐节,我想他一定会说到中华民族豆腐怎么样对人类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从豆浆到豆腐脑、冻豆腐、臭豆腐、豆腐乳,还有豆腐皮,说不完的豆腐,一个豆制品能够作出这么多的样子来,应该从文化上归纳一些什么样的东西,这是这个节最核心的东西。肯定不能脱离卖豆腐,但是卖豆腐绝不能是豆腐节的核心价值,恐怕节日的核心价值倾向的还是文化。但是它作为一种资源,它是可开发的,是有商业前景的,有产业化前景的,这两件事情我认为是不矛盾的。

第三个事情我想说说传统和创新。要打造传统节日,创新传统节日的时候,我想到的就是传承一个事情。传承这个事情,很多很多千年的传承要不要改?有的同志们认为,不能老是老样子,今天必须有新的样子、新的活力、新的样式;但是也有一些朋友说那就不叫传统。如果你春节不吃饺子,也不回家,也不磕头,那还叫春节吗?所以载体的问题、形式的问题等等就成为很多朋友关注的事情,就是所谓“千年不变,有千年不变的价值”。它的价值就是千年不变,可是移风易俗,有所创新也是另外一种价值,应该承认这一点。韩国观光部长到中国来的时候说,你们现在中国老师和学生吃饭,长辈和后辈吃饭,端起酒来一碰杯对着面就喝下去了,那好像哥们嘛。我们韩国还是中国的传统,长幼有序,学生和老师碰完杯,学生要回过头去把酒喝下去,不能对着老师和长辈喝,要背着喝下去才行。所以千年不变的东西是有道理。

我刚才说到了几个,一个是关于政府意愿,百姓意愿;一个是说文化和产业化;还有说的关于传统传承和创新。我觉得这些事情关系到我们对节庆的看法,我的基本意见就是我们也愿意就这些问题和大家一起讨论。最后我想说的,来到草原来到内蒙,我不能不对这里表示感谢和敬意。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忽然想有些学者把中国的生产形态传统的分为水田农业区,中原地区和西北农业区,北部地区是游牧业区。其实,简单一点儿就是农牧和游牧业;再简单一点儿,中国重要的民族关系和朝代更迭,其实就是汉族和以蒙古族为代表的北方民族。北方民族当然非常复杂,但是简单的可以分为游牧民族,在长期的历史中间和从事农业生产的汉族互相竞争,建立政权,演出了威武雄壮的历史剧,建立了庞大的王朝。所以我觉得重大的民族关系就是北方的汉族、游牧民族和蒙古族——都在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这是值得敬佩的。

谢谢各位。

视频点击:http://www.ccps.com.cn/News/NewsDetail.aspx?id=6eca14e7-e428-41ca-aa1a-e443bf9d4f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