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际交流--金坚范——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传承和创新


金坚范——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传承和创新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4-01-03


 

我会副主席金坚范出席“加德满都文化论坛”

各位朋友:

我很高兴来到佛祖诞生地尼泊尔。作为一个中国人,尼泊尔有一种特殊的神秘感、亲切感,当然我更怀有一颗感恩之心。因为佛教已在中国流行了2000多年,而且大体来说,佛教文化已与中国本土的道家文化、儒家文化并列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支柱。

论坛的题目是“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传承和创新”。这是一个十分合适的题目,因为这是今天各国绕不过去的问题。

我想,应该先界定一下什么叫“全球化”。

全球化主要体现为经济全球化和科学技术全球化,而文化应该是多样化的,不是全球化 。今天,西方发达国家的产品,大至波音飞机、空中客车,小至手机、汉堡包,在发展中国家屡见不鲜;而发展中国家生产的服装、工艺品在西方国家的市场上出现也是常有的事。记得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被全球化覆盖的世界也深受其害。可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国生病,全球吃药已是我们面临的实际情况。至于信息技术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鼠标轻轻一点,即使大山深处小山村里发生的事,立马传遍全世界。难怪美国人托马斯·弗里德曼提出了“世界是平的”概念。应该说,经济、科学技术的全球化,是近几十年来世界上发生的一种发展趋势,锐不可当,是人类进步的表现。不言而喻,在这样一种全球化趋势下,各个国家、民族的文化,尤其是是欠发达国家的文化,传承和创新遇到了巨大的或者说史无前例的挑战。在全球化过程中,西方发达国家不仅仅体现出优越的经济实力和科学技术的先进性,其文化甚至价值观也往往为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所向往。同时,西方一些国家也利用自己经济、科技优势,大肆推行其文化和价值观,想使世界文化一元化。

面对这样一种挑战,我们首先应该有一种平和、理性的心态,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从中国的经验来看,我们在这两个方面都是吃过亏的。中国是一个大国,又有5000年的悠久历史,因此容易滋生一种虚骄的盲目的“大国民”的自信。这种虚幻的大国感容易蒙蔽我们的理性判断。夜郎自大,造成清末的闭关锁国政策,其后果是中国长达百年的屈辱历史,频频遭受外国列强的侵略、欺负和剥削。另一方面,崇洋媚外,失却民族自信心,鄙视自己民族和民族文化传统的自卑感也是有的。如100年前就有人以为:“月亮也是外国的圆,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百事不如人”。

亚洲国家有大有小,历史有长有短,发展阶段也各不相同,但大家一律平等。每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都有它自己的不同于其他国家、民族的特殊性,都有引以为豪的东西。文化是否发展繁荣,与经济的发展水平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对应关系。文化与经济有时同步,有时不一定同步;因为文化的发展繁荣取决于多种因素。恩格斯有一句名言:经济上落后的国家,在哲学上仍然能够演奏第一小提琴。这样的例子不难找到。世界上现有四大宗教,有三个起源於亚洲。释迦牟尼便是尼泊尔向世界作出的伟大贡献。如果没有亚洲先贤们的杰出贡献,今日世界的文化不可能如此多姿多彩。早在1970年代,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热衷于统计GDP时,不丹国就鹤立鸡群,提出了一项先进的终极价值观——“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小国的文明走在大国前面去了。

人们常说,全球化是一柄双刃剑,既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更多更便捷欣赏外国优秀文化的机遇和条件;但世界性文化趋同也必然会弱化本民族的文化。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是几千年乃至更长时间积累的结果。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和尊严,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标志。因此,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首先要注重保持各自民族文化特色。如重视民族典籍的整理和研究,在城市改造建设中注重保护文化遗址和民族特色,在社会生活中强调传承民族节庆和民俗传统,在文化艺术中注意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民间艺术等等。只有在推进文化建设中注重保持本民族文化的本色,才能真正推出国家形象;也不至于在全球化背景下模糊乃至丧失了自己民族的身份和认同。当然,这绝不意味着封闭、排外;而是要以一种开放的心态,不断接受和汲取域外的优秀文化,建设自己的当代新文化,在与时俱进中跟上世界的步伐。吸收、引进外国的优秀文化,必须与本民族的文化相结合,否则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众所周知,佛教之所以在中国长盛不衰,因为它已经本土化了。这个本土化,实质上就是以中国传统文化,如道家和儒家文化为背景或参照物,对印度佛教重新塑造。这种重新塑造,主要是使佛教变得能适合中国人的口味,从而使它能在中国生存和发展。所谓“能适合中国人的口味”,就是要使它塑造得具有中国文化的根基和特征。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必须把自己的文化作为其发展的根基。

今年4月7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其主旨演讲中引用了“亲望亲好,邻望邻好”这样一句俗话。我的第一个感觉,此话由孔子的核心思想“仁”演化而来。“仁”就是爱人。在孔子看来,爱人的内容有两条根本性的原则。第一条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第二条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第一条是消极型的,你自己不喜欢的不要给别人。第二条是积极的,你自己追求的、要实现的东西也要帮助别人达到。将古代圣贤的思想引申一下,用于今天的社会,用于国家关系,这也是一种创新。

谢谢大家!

[本文系“加德满都文化论坛”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