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王石文论--节庆及节庆产业问题


节庆及节庆产业问题
来源:未知 时间:2011-09-19
 

王石副主席在江门会议上的总结发言  


      听了一天会,想到几个问题,在会议结束的时候,和大家交流一下。

一是七节论坛。从五部委联合发文倡导中华民族传统节日,到明确将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七个传统节日写入十一五规划,说明党中央对这个问题十分重视,说明这个七个传统节日对中国人民有特殊意义。但目前来看,做得不好,贯彻不力。这首先是个文化问题。我们作为文促会应该尽到自己的努力。因此,春节前我们向中央文明办的同志提出,是否可以举行一个七节论坛,专门谈谈这个问题。我们甚至想搞一个纪要文件,向全社会公告七节的核心价值。占祥同志专门为此给中宣部的领导同志写了信,陈述了我们的意见。部领导和中央文明办的同志对此很重视。他们基本同意作为指导单位支持这个论坛的召开。这样,我们就准备在6月16日,也就是在端午这一天,在西安举行这个以中华民族七大传统节日为主题的专门性的论坛。我这里先吹吹风,希望与会同志积极参与。你们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节庆,每个节庆都有自己的任务。但你们不要忘记,我们还有属于整个民族的、共同的节庆。这是我们共同的任务。我希望每个城市、每个节庆不但要做自己的事,还要联合起来做共同的事,把我们全民族的节日过好。这是义不容辞的。

二是我们有个打算,拟由协作体和有关城市合作,以七大节庆为内容,物色和打造若干个中华节庆示范城市。

三是建议正正当当的,大大方方的做好“节庆产业”这个概念,并希望通过某种渠道向国务院提出来。这个问题到了非常必要的时刻。现在对于文化产业的发展,从中央到地方已经有了一个基本一致的思想和足够的重视。但对于“节庆产业”,从国务院关于节庆的一些指导性意见来看,我觉得在认识上还有很大差距。不是行业内部的认识,是上层的认识还有很大差距。中央提出发展文化产业的九个类型或板块中,没有节庆产业这个板块。这就是一个证明。证明我们缺乏这样的认识。第一,没有认识到节庆产业是文化产业,第二,也没有认识到节庆产业在文化产业中具有重要地位。因此我建议,我们的重要任务,或者说节庆协作体专家组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建立节庆产业概念体系。把这个概念建立起来,并且宣传出去,反映上去,这个很重要。我可以说说我自己的想法。我原来对“节庆产业”这四个字是非常保留的,为什么非常保留,一是我对“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个说法一直听着不太顺耳。二是教科文组织把节日的概念规定为“文化的空间”。一个文化空间,直接表述为产业,我觉得有问题。现在仍然有问题,但我认为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因为出现了“节庆产业”就把所有的节庆归属于产业范围。“节庆产业”的出现并不意味着节庆等于产业。事实上,我们的节庆在种类上、类型上、内涵上大大超出产业的范畴。比如宗教性节庆、政治性节庆,我们总不能把五一劳动节看作一个产业吧,起码在概念上不能把它规定为一个产业。节日里包含了产业问题。所以,把节庆完全归属于一个产业范畴肯定是不行的,反过来说,也不能因为节庆类型的多样,内涵的丰富,超越产业,还有其它很多内容,就不看到节庆产业的存在。我认为是这样子的,就是在节庆活动中衍生出一个可以名之为节庆产业这样一个存在,这是显而易见,不可回避,毫无疑问的。因此,我认为“节庆产业”应该说作为一种业态它是存在的。什么性质的产业,属于文化产业范畴。因此,我建议我们专家组和大家一起努力,我们应该作出一个中国节庆产业的概念,这个概念要概括的说明这个产业的特征、内容、形态,甚至它的投资与产出的方式,它的赢利点,它的基本业态。节庆产业的出现是毫无疑问的,而且是意义重大的,但是节庆要不要“产业化”,我觉得是要研究的。有些节庆已经产业化了,而且产业化的很好。但是,还有一些节庆就没有产业化的问题,或者是产业化的程度很低,很有限,而且谈不上“化”字,这是值得具体研究的。总之,节庆产业要有这个概念,第一要做一个概括性的描述和一个仅可能理论性的表达;第二个表达中要充分评估节庆产业对于我国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作用,要充分估计它的贡献。其实上午王重农部长讲到盱眙龙虾节,它在经济上的成绩、行销地方城市上的作用,已经有贡献。还有青岛啤酒节等等,这是客观存在,不是无中生有,这个产业的出现,给我们的经济、政治,甚至对外交流、国际交流、社会进步、公民素质等等带来什么。我再具体的说,如果有一天,国务院接收了我们的说法,把中国文化产业的重要类型由九个增加到十个,那就是我们的一个很好的成绩,我们终于把它放在了一个应有的位置上去考虑了。这是我特别希望的。

我们参加会议的同志虽然不是很多,会议的规模不是很大,可是我想,从来的人的情况看,第一基本上全国节庆的重点城市都到了,这些重点城市中,有的地方来了一个人或两个人,可是代表了这个城市的节庆主管部门或组委会的主要领导同志来了,所以我们会议的规模不大人数不是很多,但我们的代表性是很强的,而且也是很广泛的。目前来看,我们节庆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每个地方,第一重视的程度不同。第二,有些地方很重视,但认识的程度也很不平衡。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我们每年举行一到两次重点城市节庆工作会议是有必要的。因为什么,目前就要靠我们大家这些节庆比较先进的地方和思考比较深入的同志,来共同讨论对全国节庆发生一个引导的作用。我们现在很多地方都有节庆办会展办,但是上次我们在中央文明办谈的时候,文明办的同志也说,在国务院并没有相应的机构,省里有会展办节庆办,市里有、县里有,可是国务院没有,中央没有,没有这样一个部门对接,没有这样行政主管部门,因此就出现很大的问题,就是地方的很多情况、很多经验、很多问题,不能得到及时地汇总和推广,而中央文明办的立场和角色,也主要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这几个字,对于我们谈到的节庆产业,对于他们也有一定距离,应该是国务院的事情,而不是中央文明办的事情,七大传统节庆这是他的关注点,所以客观上有这样的问题,因此我们每年一到二次的重点节庆城市的会议,及时的交流和通报一下情况,我们也及时的向中央反映一些情况,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种方式,因为现在国务院没有这样的行政主管部门,而我们作为一个社会组织,也不能代替政府行政主管,我们只能通过联络、协调、交流、合作来获得一些具有全局意义的信息,向中央和有关部门汇报工作,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会议特别重要,而每个同志准备的都很认真,像刚才天水的同志,感觉他是一字一句准备出来的,我也觉得很感动,有些同志没有说,像太原市委的吴部长没有说,但拿来了一份他们的材料,我也看到了,作为山西老乡,我觉得很好,谢谢大家提供这么认真的准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