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高占祥文论--节庆文化活动要注重“三性”和“三个融合”


节庆文化活动要注重“三性”和“三个融合”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1-09-19

 

各位副主席、主席团成员及参加这次扩大会议的同志们: 

这次会议是我提议召开的。三代会结束后,几位驻会副主席提出召开一次专题研究文化方略大讨论的会议,我考虑,一是三代会期间没有召集一次主席团的会议,显得不够完满;二是我们正式组建了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团,并且将这一机构写入了章程,这就需要明确主席团的职能和工作方式。并且需要达成一个共识。 

下面我就关于主席团的组织文化建设问题,讲五点想法:

今天的会议可进一步的深入我们节庆活动的开展,关于节庆活动大家谈的很深入很具体。我确实没有什么新的意见再讲,关于节庆文化问题,关于节庆活动的价值,我曾经写过长篇的文章,也主编过两本书。在那些日子里,当别人讲节庆价值,节庆文化传播的时候,我就努力的喊、努力地嚷嚷 。那么今天坐在这里,当大家关于节庆活动、节庆活动的价值等等问题谈的如此深刻的时候,那么我只好反过来讲一些很浅显的想法。关于办节庆文化活动,我想再强调三性,第一就是娱乐性;第二就是独特性;第三就是参与性。       
    先说娱乐性。就一般的意义上来讲,节庆活动首先注意的问题是娱乐。使节庆活动具有娱乐性才具有人文性,娱乐、快乐、欢乐、乃至狂乐,都是我们办节庆活动所期望的。我记得前一年多,澳门的特首何厚铧先生,提出来在澳门举办狂欢节,要让大家狂欢、狂乐,那么当时也请我去参加了讨论,那么我一看计划,不像个狂欢节,至多像个艺术节。所以这个“乐 ”并不简单,所以我们办节要重视这个“乐”字,当然我们不仅需要欢乐、快乐、狂乐的同时也需要安乐,就是当我们快乐的时候、狂乐的时候,还要想到安乐,我觉得安乐也很主要。我在河北做文教书记的时候,曾经创办了什么吴桥杂技节等等,到文化部中国艺术节、中国经济艺术节等等,我都参加过提议者之一。但是每当办节的时候我不仅仅要想到大家欢乐,而且要想到安乐。我记得那年我在河北,我说:“今年不回家,要与民同乐。”于是跟大家一起狂欢一起乐 ,正在狂欢的时候,乐的时候,乐极生悲啊!石家庄的长安公园一下午就踩死了11个人,还有独生子女,然后我就紧急的处理这个问题。当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时侯,河北省的宣化来电告急,说我们这里的举办活动又踩死了11个人,我说是不是说错了,怎么两个地方都是11个人,说确实11个人,又赶紧派人去处理事故。那么这种事故对于我们来说,应该说是一种组织不善,管理不善,设施不够的一种惩罚,当时我想,我想在那里过一个欢乐的春节,革命的春节,没想到出现这么多麻烦事。后来我想这回一定会得到上面的批评。一上班我的秘书毛顾民果然拿来了一份通报,通报在春节当中各地发生的事故,踩死人等等的情况。我拿来以后赶紧找看河北排在第几位,怎么批评的,找来找去没找到。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要继续的看,还是没有。后来我问怎么没批评河北,说人说50人以上的才通报,你河北才22个人。所以从那以后,我每逢在组织大型活动的时候,包括文化部组织的艺术节我都是总指挥,那么我在云南等等的一些地方,那个安全也还是很大的问题啊。我在组织开幕式的时候在云南嗓子都哑了。有什么****等领导人都去了。一会接到一个电话,说我们准备向主席台开枪,你说你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弄得很紧张。所以我们讲,就是讲娱乐性,要让大家开心、快乐、高兴,过节吗!当然我讲的这个娱乐还有***** 就是要娱快而不要愚乐。要娱乐的第一个娱乐是一个女字一个吴字娱乐的娱乐,第二个是愚蠢的愚。这“乐”字当中有两种不同的乐法,一种是清新的娱乐,一种是愚昧的愚乐。国际上很多这种稀奇古怪的,包括我们国内也有,比如说:比赛一男一女看谁接吻的时间长,不吃饭,不喝水,不动弹,不上卫生间。诸如此类,我们也不去批评了。这儿举办个节,那儿举办个节。就是我们举办的节是一种雅的乐,是一种欢乐,是一种健康的乐,使人一种美的享受的乐,这就是民众之乐,人民之乐。如果办这个节没有给人们带来欢乐,这个节我觉得没有意思。办节一是要有意思,二是要有意义,连意思都没有这个节还有什么意思。这叫娱乐性。
      第二是要有独特性。每一个节应该有每一个节的特征,有每一个节的特点。没有特征、没有特点就没有这个节存在的价值。有了这个特征才能更好的去打造品牌,有了这个特征才能够更显示这个节日的特殊的价值,否则的话办个节日都是别人办过的,炒过的,或者是和尚的帽子平的塌的,办起来没有意思。要有这个节日的独特性。
      第三就是参与性。我们的节日能够成为节,它就是有广大民众的参加,特别是有民众自觉自愿的参与。没有群众的参与不能称之为节日,起码不是红火的节庆,那么参与,参与的人越多越好。从我们一个地区可以辐射到我们的全国,像哈尔滨的冰灯节也好,冰雪节也好,进一步的辐射到国际,我们现在的节我们现在的奖,在国际上很少有吸引力。节不少、奖不少,常常是自己炒自己,国际上没人理。然后我们横着膀子往奥斯卡那挤,往荷兰那挤,往戛纳电影节那挤。我们中国现在还没有一项在国际上像****那样的影响力吸引力,凝聚力。从国际上来看,凡是有吸引力影响力的常常是民间办起来的。无论是奥斯卡啊,无论戛纳也好,还是诺贝尔也好。所以这些个都值得我们去思考,总而言之要使我们有更多的群众来参与。
      我想把这种娱乐性、独特性、和参与性融为一体,就会使我们的节庆活动更有具有魅力,在会议的三性的同时,也是大家常说的,也没什么新的见解了,就是在节庆活动当中努力做到三个融合。第一是把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融合,以人文的精神来给节庆的活动提神。这里我就不去过多的讲,如果单纯的去靠自然景观是不够的。自然景观是很重要的,它会给我们带来美、带来享受。我常常去参加各种纪念活动节庆活动,有的比如说我去参加一个地区的梅花节,带着人去了,还带着照相机,到那一拍的时候一朵鲜梅花都没了,全落了。我去参加牡丹节,因为我爱好摄影,到了一个地方的牡丹节,牡丹全谢了,牡丹的花期就是十天的样子。那么那些地方把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结合起来的时候,它总是有负于人的。这是第一个融合,这些专家和老师们都在这,我也不敢多讲,就是说点这个意思。
      第二个是要注意文化与经济的融合,文化与经济的融合就是包括旅游事业,包括文化产业等等。文、经结合五彩路,在我们全球化的时代,文化与经济越来越趋向于一体化,当然不会完全一体化。在趋向一体化的过程当中,如果我们不注意把文化的灵魂注入到经济活动当中去,那是没有灵魂的经济,没有灵活的旅游,所以把魂脉注入到我们经济的躯体当中去,那会使得我们经济与文化展翅放飞。
      第三个结合就是把发掘地潜力与借鉴外面活力相融合。我们当地的潜力、当地的实力那是我们办节的主力,是我们的主体,是我们的主力。当地的人们、当地的参与者那是办节的主人,但是我们同时要借助外面的力量。在今天的社会里头要善于各种借助不同的力量,这就是说联合也好,协作也好,合合力也好,这样才能使得我们的节办的红火。光讲当地文化好不好呢,好,;光在当地办不和外面联手、联合好不好呢,也有好的一面。但是总体上来讲我觉得那是一种残影文化,就是自己在那转,他不符合我们当今改革开放的要求。因此我们的节庆应该是没有界限的,应该是走向更广阔的天地的,从我们本地走向全国各地,乃至走向世界。吸引世界上的朋友,港澳台的朋友来参与我们的节庆活动。这一方面我们的哈尔滨做得很好的榜样。我是哈尔滨办节的吹鼓手,从办节庆那一天,就讲哈尔滨冰雪文化也好、冰灯文化也好、冰雪节也好,我是经常鼓吹这个哈尔滨的,潍坊的风筝节等等。这样使我们办节的路子越来越宽,使我们办节的目标,是以文化为灵魂,以两个效益双丰收结果。凡是不以两个效益双丰收的都是办不长远的,所以我们在办节的过程当中尽力做到双丰收。当然有些时候不能够双丰收,这还要看实际情况,有的是像《龙江颂》里唱的是“地外损失地面补,这儿丢了哪儿找回来。”所以我们还要看我们的综合效益,还要看我们的长久效益。
     那么今天金书记让我说两句话,我这好像说了好几宿了,因为我准备好就是强调这是自己的感想三性:娱乐性、独特性、参与性。三个结合: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结合;文化与经济相结合;发觉当地潜力与借鉴外部活力相结合。这些个想法都是很肤浅的,都是听了大家讲了之后的一些个感受。特别是听了我们的教授还有几位讲到国际化的东西,我听了以后很开脑筋很开窍,使得我们的节庆活动逐渐的同国际上接轨,那就是迎来了我们的节日的新的广阔的天地!
        耽误大家的吃饭,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