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高占祥文论--我们对党是有信心、有信念的--高占祥主席答记者问


我们对党是有信心、有信念的--高占祥主席答记者问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3-09-05

 

 

记者:今天《重读<为人民服务>》有哪些新的意义?为什么要重读这本书?重读这本书会有哪些收获?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在今天有什么新的内涵?

高占祥:我是怀着一种自豪而沉重的心情写这本书的。“为人民服务”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好几年了,前年在人民大会堂纪念毛主席诞辰114周年的时候,我就讲过,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不能淡忘。“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可以说最通俗、最深刻、最精辟、最经典,最容易被广大群众和干部所接受。它抚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共产党的起家、发展、壮大都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有极密切的关系。但是近几年的情况却令人堪忧,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潮流中,“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被淡化了。我看到的是现实生活中的“四化”,即思想淡化、内容退化、变质腐化、两极分化——这使我的心情很沉重。

第一思想淡化,从党政干部到人民群众对这样一个光辉的思想有些淡化。第二是内容退化。什么叫退化?退化就是变质。也就是说有一些人,一些官,已经把“为人民服务”退化演变为“为人民币服务”了,这是一个质的变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单位如果多数人都崇拜这两个字:“钱”和“权”;长久下去,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和这个单位是没有发展前途的。第三变质腐化。;在我们国家,两极分化已经非常之严重,大家都有亲身感受。一个国家、一个地区贫富差距过大,早晚要出问题,不平则鸣,再不平则造反,这是历史的规律。

这些年来,从文化部到文联,再到文促会,人家都管我叫“高级乞丐”到处去募捐。我在职的时候也算是个正部长,到了地方去局长不出来,副局长也不出来,然后让处长出来,处长不出来,最后出来一个副处长打官腔。回来我写了两句话,“走遍天涯海角,阅尽人间脸色。”我们为了孙子去给别人当“孙子”。我们都是给老区的小孩募捐的。我去北大给一个老板学习班讲课。我说,你们穿的衣服都不错。你们有钱可以买来好衣服,但是买不来好风度,一个为人民服务的风度。看到淡化、僵化、腐化、两极分化的社会现象,我就感到再这样下去,中国要出大问题。我就是怀着这样一个心情写的。

我们的党,已经在这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十八大讲了许多解决问题的方法,包括为人民服务、为民造福问题、群众路线问题……使我看到祖国新的崛起之光。我今年77岁,17岁入党,今年是入党60周年。我是共产党的忠实信徒。共产党救了我,救了广大劳动人民;我们对党是有信心、有信念的。

记者:您经历过旧社会的苦难生活,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同时长期担任领导工作,这些经历对于您写这本书有什么样的影响?

高占祥:这个问题我觉得提的挺有意思。我从小房没一间,地没一垅;9岁当童工,在日本的铁蹄和奴役下生活。解放后我当上了主人,成了儿童团书记。那会儿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歌,我打心里感谢共产党。我加入了共青团,我想共产党为老百姓服务,就跟着共产党。后来,我在工厂里做了20年工人。20年里,我和工厂、工友心灵相通。到了省委,又给我打成“反革命”,关了三年,在农村呆了八年,跟老百姓抛土剪苗,摸爬滚打在一起。文化大革命从另一个角度对我有益,因为我跟老百姓摸爬滚打在一起,亲身感受到百姓的辛苦、百姓的喜欢、百姓的厌恶。这几十年与工人农民及随后与知识分子在一起的生活,对我理解“为人民服务”是很有帮助的。
说共产党跟群众是“鱼水关系”的时候,这时党的威信最高,国家也最安全。后来有些地方由“鱼水关系”逐渐变成“油水关系”了。各类矛盾逐渐增多,人民群众离我们的党越来越远。从历史经验教训来看,共产党越爱人民,人民越爱共产党。现在,有些人已经不那么热爱共产党了,党的一些干部也开始害怕群众——什么时候党的干部、政府的干部,一害怕群众,躲着群众情况就不妙。共产党如果害怕群众,群众不满意共产党,那共产党就有危险。 #p#分页标题#e#

我的经历对我写这本书是有影响的。在我的经历里还可以看到公仆与老爷的分水岭。凡是真正为老百姓办事的,他就是公仆;凡是让老百姓给他办事、给他儿子办事,给他家里办事的这就是老爷。公仆应该站起来,老爷应该被打倒。我为什么写《公仆赞》这首歌,我为什么提出领导就是服务,干部就是公仆?如果公仆变成了老爷,要领导、干部做什么?!谢谢!

记者:现在很多高官退休之后都写书,发行量也特别高,比如说朱镕基;现在又有您这本好书。您对高官退休写书现象怎么看?您以后会不会写一些从政体会之类的书?

高占祥:目前很多退休的高级官员开始写书出版,我对这种现象是欢迎赞成的。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高官书里的写的常常是一些别人到不了的场合,他记录的是历史当中特殊的时刻和瞬间。比如朱镕基总理写的四大本讲话实录,从1991年到2003年长达12年。其中收进他写的文章363篇,他的照片322幅,还有87幅影印的文件、批件。有一些连我们过去都看不到。文件怎么批,怎么改,有不少都是夜里写的,从这里可以看到,总理为国家呕心沥血工作的印迹。另一方面也是为国家以后研究改革开放历史,留下一些珍贵资料,为后代留下一笔历史记录。

由于领导工作的特殊性,党委常委先不要写书,这个意见我拥护。但是,常委不让写了,省委书记、市委书记不让写了,县委书记也不让写了,那么几十年后,我们中国如果培养出一批不会拿笔杆子、不会做文章、不会著书立说、不会写专业书的领导,我想也可能是一个悲哀了。

我在河北省委做文教书记的时候,就支持厅、局长写书;但是有一条,你先要种好“责任田”,再去搞“自留地”,尽可能把“责任田”与“自留地”结合起来种。要把“小我”与“大我”结合起来,这样不仅有助于高官退休以后的丰富生活,而且有助于中国解决官本位问题。高官在写书时,尽量多写一些未知的东西,少一些已知的东西;尽可能实事求是,保持历史原貌,不要以讹传讹;同时碰到党内、政府内一些特别机密的事情,也会碰壁;成了历史的没有关系,有些还不能公开,要特别注意。我希望我们的官员能够写一些学术性的著作,理论性的著作,有章有节的著作,而不是杂文、拼文等等。  

我再补充一句,“中国梦”既通俗但又很深刻。“中国梦”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就是理想,就是信念,就是目标。每一个人都应该为了实现“中国梦”而有自己的梦,为实现“中国梦”和自己的梦努力工作。我常想,我要为“中国梦”做点什么?那就是民族复兴,文化先行,文化领航,事业辉煌;用我们的文化力、道德力、精神力去推动社会政治、经济技术、保护环境及公民权利等的全面发展,从而实现我们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