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许嘉璐文论--许嘉璐名誉主席在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闭幕式上的讲话


许嘉璐名誉主席在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闭幕式上的讲话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1-08-31

 

( 2009年5月17日 京西宾馆)

请允许我对高占祥主席刚才的报告说一点感想。

高占祥主席的报告很精彩,内容无须我重复。他谈的四个大问题我都赞成。我的感想是高主席在中国文化上做到了行、思、学的一贯。一般说到这个题目的时候,说学、思、行,或者是知行合一,我倒过来说。就我们文促会所有的成员来说,最重要的是行动!我们都在行动当中。但是毋庸讳言,有的同志只行动而不思索。而占祥今天的报告思索之广、思索之深,证明他的思。他为什么产生这么多思?为什么?用他的思能指导主席团的工作,领着文促会这么多年开展那么多的活动,因为他不断的学。大家都知道他是多才多艺的,他不是研究理论的,正是因为他有这样广泛的基础,所以他学起来自然举重若轻、思起来自然灵活贯通、行起来有板有眼。我想这一点是不是可以作为文促会所有的成员一个榜样。

当然在我们的会员里,在我们的荣誉会员里,在我们的理事、秘书长、副秘书长里不乏这样的人。但我希望形成文促会的的风气。换句话说我们应该是文化的自觉者,而不应该是一个文化的跟从者。他所提出的回顾历史、研究理论,我很赞成。他的四点报告当中就是在回顾历史、就是在研究理论。不要把理论看的很神秘,分析出把握住事物的规律又能表述出来就是理论。如果能预测未来那就是前瞻的理论。文化促进会团结了那么多海内外热爱中华文化的智者,如果大家都能够在学、思、行一贯上向前再跨进一步,我们文促会的整个的格调和起点、视野就会很不一样。只有一个高主席再带几位副主席提出一些理论来,这一是树,独木不成林。如果文促会能够形成这样的风气、习惯,那么文促会恐怕就不止是中国著名的民间团体,而有可能就成为被世界关注的一个民间团体。

占祥提出这样一个命题,说中国正走在文化复兴的道路上,这个判断我也非常赞成。我要补充他的意思,在他的后面的论述里已经阐明了。 这个“复兴”的复字不是简单的重复和恢复,而是在吸收异质文化之后,在当今的时代和未来的社会相适应的新兴。高主席谈的都宏观的问题,我受他的学、思、行精神的启示,谈一谈微观的问题,也就是文促会的每一个成员包括我自己是名誉的不是正式成员,也算进去,就是弘扬中华文化,作为个人来说需要一种冲动、一种激情和忘我。因为我们深深的知道一个没有精神家园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没有先进文化的经济是不能持久的经济,而一个没有坚定信仰和文化追求的个人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肉体。高主席在报告最后描绘的当今世界的通病,神经衰弱、神经分裂、精神分裂,看到的这种危险,我们自然就产生了一种冲动。不干不行。激情干的时候不是慢条斯理、迈八字步。但这样做要付出很多,损害自己既得利益,甚至于冒一定的风险,这就需要无我。所以我提出冲动、激情和无我。同时这是因为我们都是中华文化哺育的儿女,我们懂得按照中华文化固定的思维,从个人的自我修养、个人道德的提升、个人在精神领域的无止境的追求,从这开始。由自己扩及儿女这就是齐家。同时我们希望自己家庭的和睦就是社会和睦的缩影,为了社会的和谐以及社会的进步,我们要付出。同时经过改革开放,我们的境界又提高了,那就是我们不仅仅关心自己的民族,还要想到全世界,希望全世界都变成神经正常,人人都能有饭吃、都有裤子穿,都能睡踏实觉。所以我再重复一遍,冲动、激情和无我。这种不求回报的奉献是不可少的。

文促会就是一个有冲动、激情和忘我精神的团体,我们还深深懂得文化归根到底体现一个人的价值和生活的意义。无论是官员还是学者,是打工的男男女女,还是在地里耕作的农民,以及趁着改革开放之风发展起来的企业家。都有一个问题:我这样干是为了什么?恐怕不能是这样:为什么挣钱?盖房子。为什么盖房子?娶媳妇。为什么取媳妇?生娃。生娃将来干什么?挣钱,挣钱干什么?盖房子。盖房子干什么?娶婆姨,取婆姨干什么?生娃。大家笑了。但是多少人就是生活在这种麻木之中,的确应该思考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疼爱儿女的意义是什么?仅仅是两代人之间的情吗?

同时我们还懂得中华文化。我们怀着一种冲动、激情和无我的精神去促进它、弘扬它,而它又在实时的反作用于我们自身。举集体的例子,像中国在四川大地震中迸发的13亿人那种忘我的无私的奉献。而这种人人伸手、人人出力这种奉献的精神又净化了我们自己。我想大家在看电视、听广播,当我们热泪横流的时候我们的心不仅是震颤,也是一种净化。我想那些志愿者更是如此。

举一个外国的例子,那就是有的国家本着他们的哲学一直在奉行着。刚才高部长所说的文化一体化的,因为自封为是上帝的选民,要体现神的意志,但回头一看自己的后院已经是多元化了。而另一元以不可阻遏之势在冉冉的上升,估计50年后少数人口的文化将成为主流。又如我在90年代的时候,一位美国的资深教授跟我说,我们美国是靠个人主义发家的,才有了今天的繁荣。但由于个人主义已经成为我们美国的癌症,个人主义之上造成了国家精神的分裂。这次金融危机的爆发就是最近的、最现实的、最生动的解说,人人不可免,自己在文化的洪流之中颠波,在推波助澜,而我们也随着文化的洪流也在向前。这个洪流顺势者昌,逆势者亡,而中华文化真正的复兴之时就是中华民族空前的强大之时,也是我们每个人特别是文化自觉者精神的追求空前的提升之时。那个时候中华民族才可以称得上促进世界和平、世界和谐的一个类似顶梁柱的民族。

也许那个时候许嘉璐和兄长高占祥……但是不管怎么样,那个时候我们的成员回想2009我们在京西宾馆开这个会,会兴奋、激动,以更加的冲动,更加的忘我。来告慰我和占祥主席!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标题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