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两岸交流--杜维明——人文精神与商业伦理(节选)


杜维明——人文精神与商业伦理(节选)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4-02-18

 

杜维明发言

所谓儒商,是认同儒家“仁义礼智信”基本伦理道德价值的商人。他们不一定从政,但关心政治,参与社会,注重文化;而且富于宗教敏感性。这样一批在企业界的公共知识分子,就是现代意义上的儒商。

儒商观念在现代中国一度沉寂。在当代中国社会,真正意义上的儒商需要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广阔的人文关怀,尊重宗教信仰,对社会公益有责任感——这些基本素养是数十年来功利主义教育所忽视的。中华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尤其在中国大陆曾经有很长的文化断层。随着市场开放,经济发展,部分中国企业家在丰衣足食以后,开始拓展文化视野,追求知识的意义,注意身心修炼,重构精神世界,成为传承文化传统、维护社会道德风尚的重要角色之一。

目前国内,传统文化得到某种程度的提倡,表层出现了国学热、儒学热,大家一起念《弟子规》。现在,国内有一千万8岁到11岁的青少年可以熟读《四书》。传承传统文化的工作是很广泛的,不仅在学术界,也已经发展到全社会。

中国近代以来在吸收外来文明的同时,儒家文化乃至整个中华文化的传承,无论主动或被动,都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断层。然而,儒家传统在儒教文化圈,日本、韩国、台湾地区,乃至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地区,还有一定的生命力。

像日本的涩泽荣一(日本明治时期企业家,被誉为“日本企业之父”),三菱的诸桥晋六(前日本三菱商会会长),编纂《大汉和辞典》的诸桥家族,资生堂的福原义春(日本资生堂名誉会长)都算是儒商。福原每个月在《朝日新闻》发表一篇关于文化资本问题的文章,现在结集成书已翻译成中文。另外一个难得的儒学家冈田武彦(当代日本知名的中国哲学史家、儒学家),每个星期六给日本企业家讲《大学》,多的时候有400人,从未中断。韩国也有一批儒商。韩国现在的儒教大学叫“成均馆”,三星就在支持这所大学。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韩国的SK集团,它从2004年开始和北京大学合作,用高等教育基金举办北京论坛,每年为北大提供100万美金,今年已经到了第十年。韩币一千元纸币上印的是李退溪(古朝鲜朱子学的主要代表人物),背景以前是陶山书院(古朝鲜为纪念李退溪而修建的儒学学校,现为韩国儒学的精神象征),现在前面还有明伦堂,基本上都是儒家的象征符号。

比较之下,这100多年来中国大陆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是非常薄弱的。我们丧失了很多集体记忆,也丧失了对传统文化的基本记忆。国内很少有传承几代的企业店铺、商号,或是重要杂志、报纸,传统的断裂扭曲变质情况非常严重。大家集体患了健忘症、遗忘症;因为政治的原因不能够记忆。没有记忆的民族就不是自由的民族。这是非常严肃的大问题。

近代西方涌现了四种重要的思潮。第一是女性主义,第二是生态环保,第三是文化多样化、宗教多样化,最后是社群主义。这四种思潮,事实上对西方最强势的启蒙精神所代表的现代性进行了重新的解构和批判。这为儒家精神提供了非常好的发展机缘。儒家的人文精神和西方启蒙所代表的人文主义有很大的不同。凡俗的人文主义有很多困难,是一种浮士德精神,不是要了解自然,而是要控制自然、掠夺自然。它是强烈的人类中心主义、男性中心主义、个人中心主义;但是毫无疑问它为人类开发了普世价值。什么是普世价值?自由、理性、法制、人权和个人尊严。

由于人类中心主义、工具理性思想、掠夺自然思想的泛滥,还有很多的普世价值没有被开发出来。这些普世价值就和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佛教的慈悲、道家的无为精神兼收并蓄。简单说,自由之外必须有正义——伊斯兰世界非常重视正义。理性之外不仅是工具理性,必须要有沟通理性;而且要有同情、慈悲、仁爱。人权之外必须有责任,个人尊严之外必须有社会和谐。这些不是亚洲价值,不是儒家的地方价值;而是扎根在亚洲、扎根在儒家文化上的普世价值;与起源于现代西方的普世价值是可以对话的,而且必须对话。也就是说,自由、正义、理性、同情、法制、礼让、权利、责任、个人尊严、社会和谐必须要谈,这是发展21世纪人类文明不可或缺的重要价值。

2008年,我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委托起草了一份文件,“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了解人类文化如何沟通”。在这个问题中,我们提出必须要超越狭隘对抗性的二分法则。什么叫“二分法”?把这个世界简单分成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现代和传统,神圣和世俗,进步和落伍,自由和保守,民主和专制,东方和西方……这是不对的。所以必须超越简单的“二分法”,在一个复杂的、多元的、互动的基础上来了解世界。我很高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现在提出的“面对人类的文明,面对未来,我们必须有新的人文主义出现”,特别提出“我们要关注儒家的人文精神”,现在儒家人文精神的定义是精神性的人文精神,这是印度一个重要的哲学家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知识智慧的精神性所得出的结论。他认为儒家的人文主义是精神性的人文主义,对宗教、终极关怀是非常尊重的,而不是反宗教的凡俗的人文主义。

最后谈谈人文主义的四个特点。第一是个人的问题,即身心整合的问题。第二是个人和社会,包括家庭、族群,以及世界如何能够健康互动的问题。第三个就人类和自然如何能够保持和谐。我觉得大陆在这三方面做得都不够。台湾的学术界还有第四个特点,就是人心和天道。这是超越终极关怀的敬畏感。人们对天地君亲师都应该有敬畏感。这种敬畏感体现在台湾社会的各方面,台湾的人间佛教等在这方面非常活跃,值得大陆的学者进一步交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