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两岸交流--孙震——创造价值VS追求利润:放于利而行,多怨(节选)


孙震——创造价值VS追求利润:放于利而行,多怨(节选)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4-02-18
 

孙震发言

今天我要讲的是创造价值和追求利润。利润是社会对于企业家创造价值的报酬。你创造了有效价值,就会得到利润。所以,创造价值是本,得到利润是末;如果你重本轻末,舍本逐末,就会引起很多弊端。借用孔子这句话“放于利而行,多怨”——你眼睛里光看到钱就会无所不为,造成很多灾难。各位在两岸会看到很多现实的例子。大陆三鹿奶粉中的三聚氰氨,台湾饮料里面的塑化剂等等。

我从儒家的经典里找一句话来阐述和概括我报告的内容,这就是孟子讲的,“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人一生的荣耀有老天给你的,有人给你的。“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是天爵也”,伦理道德是老天给你的荣耀;“公卿大夫,是人爵也”,世俗的功名利禄是人给你的荣耀。当然,老天给你的更重要,放在前面;功名利禄是追求利润的放在后面。孟子讲“古人修其天爵,而人爵从之”。以前中国传统儒家的理想君子,是重视创造价值,重视“修其天爵”,严守伦理道德的原则,你只要做到了,“人爵从之”,功名利禄就给你了,利润就来了。

“今之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什么是“今之人”?就是今天西方资本主义这些人,现在两岸很多见钱眼开,无所不为的人也跟在后面。我修道德仁义是做给你们看的,骗了你们以后,“弃其天爵”,我就把道德仁义忘了。后果如何?孔子说“多怨”。孔子讲话平和一点;孟子讲得严重一点:“则惑之甚者也,终亦必亡而已矣”。这些人头脑不清楚,他最后的结果就是死路一条。

传统中国的理想和现代西方的实践必须加以区别。并不是说中国以前都那么好,只是我们的理想是要“修其天爵”;现在的西方资本家也不是那么坏,只是现行的制度就是让你追求利润。一味追求的结果是害人害己,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

从经济学,从世界各国追求经济成长讲起,我必须把“经济成长”和“现代经济成长”加以区别。“经济成长”是每一个平均的产值增加,“现代经济成长”是人均产值长时期连续不断增加。这是十八世纪中叶英国工业革命以后才有的现象。我要借这个机会讲讲“growth”这个词,大陆翻作“增长”,“增加”,“长大”;台湾翻作“成长”。为什么译“成长”?因为,经济的变化是一个生物现象,它与人和草木一样,当它长高、长大的时候,内部也产生了变化。所以它的生物学意义是远胜过基建的“增加”,那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  

很多人以为,中国的儒家思想不重视财富,所以我们经济落后了。但是,中国经济落后是乾隆以后的事情。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在1776年出版,那年是乾隆四十一年。他认为,中国的富裕超过欧洲的国家。只是中国在1776年以后没有赶上西方工业革命的列车。中国的贫弱是因为没有进步。假定你爱财、追求财富就可以有钱,那世界上还会有穷人吗?所有人都喜欢财富,不过喜欢财富得有原则,有节制而已。

没有一个思想家会认为财富不重要,主要看站在谁的立场。对于人民来讲,财富当然重要了,增加人民的财富是所有施政者的第一目标。春秋时代各国施仁政来吸引人口,开辟土地以增加财富。看到人口众多,孔子就非常赞叹。他的学生冉有讲“既庶矣,又何加焉?”他说“富之。”让老百姓能够过好日子,是所有政权施政的首要目标。

财富对君主来讲重要不重要?君主的任务是增加人民的财富,而不应该去聚敛自己的财富。《大学》里对聚敛自己财富的国君大力批评,“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什么叫做义?创造价值就是义,以义为利;因为你做对的事情,国家就富有了,富有了就是得到了利润。关键是你要把重点放在创造价值上,不要放在追逐利润上。

孔子对他的学生、对念书人有比对一般人高一点的期待,因为这些人将来要进到政府,治国平天下,帮助老百姓增加财富。仕重视财富吗?当然重视了。孔子对子贡很会赚钱并没有批评。孔子说得到子贡的帮助能够使更多人了解儒学。但是,人生还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所以在孔子的价值观里面,就是经济学称为“幸福函数”的里面,还有比功名利禄更重要的东西。孔子讲“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我不需要吃好东西,也不需要豪华的房子,弯起手臂睡觉我就很快乐。为什么快乐?因为财富在我看来不是很重要;一个君子会认为道德、精神价值更重要。

“不义而富且贵”,义就是天爵,富且贵就是人爵,他觉得天爵重要,所以富贵没有也不要紧,还是很幸福的。

追求财富必须以正当的手段。儒家价值观把伦理放在功利前面,但是不能光谈理想,光谈伦理。如果要实现儒家的价值观,需要一个制度来支持,缺少这个制度就变成一个空泛的理想,只有少数人能够做到,一般人很难做到。缺少支持的制度和文化时,你追求的伦理价值,常常使你变成功利前的第一个牺牲者。长久以后,我们中国人就形成双重价值,表面上讲一套,行为上做一套。讲的那一套符合孔孟之道,如果看怎么做就要仔细加以辨析。

什么叫做制度?我们现在讲的不多,孔子时代叫做“礼”,在现代就叫社会制度。我要特别讲一下“礼”。我们现在讲的“礼”就是礼貌,古代实际上讲的是一个制度。我引用两位司马先生的话,一个是司马迁。他讲“人道经纬万端,规矩无所不贯,诱进以仁义,束缚以刑罚,故德厚者位尊,禄重者宠荣,所以总一海内而整齐万民也。”《史记礼书》。“人道经纬万端”,人的行为千变万化,每一个行为背后都有一个道。人的行为一方面是受仁义的引导,一方面是受刑罚的约束。司马迁的思想仁义放在前面,仁义还不够,还要“故德厚者位尊”,道德高就给高的地位,有“天爵”就有“人爵”,“禄重者宠荣”,禄就是利,爵就是名利。

司马光讲“臣闻之,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是也;何谓分?君臣是也;何谓名?公、侯、卿、大夫是也。”通过司马光这句话,我才知道为什么孔子那么重视礼。“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 子曰:“必先正名乎”。名为什么那么重要?因为每个人都会在社会里扮演角色,你应该做的就是尽你的义务扮演好你的角色,天下就有秩序了;你如果不扮演好那个角色,天子执掌着纪纲,他就可以管制你。

现在需要努力把价值体系、规范建立起来。价值不仅是仁义道德、功名利禄,规范也不仅是刑罚,还有更复杂的价值观。要让各种不同的价值和规范发挥作用,需要社会各种组织产生作用,需要建立一个制度让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谢谢大家!